首页 >> 聚合资讯 >> 历史 >> 正文

《红楼梦》中“六大派”围攻“光明顶”的好戏,最后无果而终丨风林话古论今

2019/6/12 1:25:32 历史D学堂

《红楼梦》中“六大派”围攻“光明顶”的好戏,最后无果而终丨风林话古论今(8)

《风林话古论今》专栏,逢周一更新

话说,傻大姐在大观园假山石后面捡到了一个绣春囊。直接就交给了邢夫人。

邢夫人手里“死死攥着”这个绣囊,顿时计上心来。她找来自己的第一心腹——陪房王善保家的。告诉她,去把这个东西交给王夫人去。

邢夫人这招堪比移花宫的“移天接地”。大观园中住的都是谁?衡芜苑的薛宝钗,潇湘馆的林黛玉,稻香村的李纨,秋爽斋的探春,藕香榭的惜春。当然,还有荣国府的中心人物贾宝玉,住在怡红院里。

《红楼梦》中“六大派”围攻“光明顶”的好戏,最后无果而终丨风林话古论今(9)

这里,还有两个人没有说。他们就是迎春与妙玉。

妙玉住在栊翠庵里。大观园查抄还真没有去打搅到她。

住在紫菱洲的迎春,算是邢夫人这边唯一在大观园的人。

邢夫人把绣囊交给王夫人。是想看一出好戏。没有想到的是,这把火先是烧到了自己家。迎春房中的副小姐司棋被查出来了。

不过,如果司棋就是这次事件的主角,那么王熙凤、王夫人、薛宝钗,这么多高手正面出场明争暗打,岂不是有些雷声大雨点小呢?所以别急,戏要一出一出地演,咱们也要一出一出地看。

绣囊事件导致大观园被查抄,看似偶然,实则必然。前提是矛盾积久了,必定要爆发。矛盾的第一交火点就是薛宝钗与王熙凤。

王熙凤本来因为操持荣国府操劳过度就落下了病根,但她一直都不敢歇息,主要是怕大权旁落。

做为贾家来说,荣国府贾政这支才是正根。因为他们家出了一个元春当了娘娘。

王熙凤来打理荣国府算是受王夫人的委托。毕竟都是来自于四大家族中最有实权的王家。开始时候,王熙凤基本是事事都要向王夫人汇报请示。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刘姥姥一进荣国府的时候。

什么时候王熙凤开始不太听话了呢?就是秦可卿死了之后,王熙凤受贾珍委托协理宁国府。之后在铁槛寺弄权,瞒着王夫人私吞了3000两银子。书中这样写道:这里凤姐却坐享了三千两,王夫人等连一点消息也不知道。自此凤姐胆识愈壮,以后有了这样的事便恣意的作为起来,也不消多记。

不过,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王熙凤瞒神弄鬼,王夫人纵然不完全清楚,但也会感觉出来。于是,借着此次事件,王夫人先对王熙凤来了一个敲山震虎!

王夫人说:“我天天坐在井里,把你当个细心人,所以我才偷个空儿。谁知你也和我一样。这样的东西,大天白日里明摆在园里山石上,被老太太的丫头拾着。不亏你婆婆遇见,早已送到老太太跟前去了。我且问你,这个东西如何遗在那里来?”

这番话堪称老奸巨猾,连拉带打。直接就把这事硬坐实在王熙凤头上。王熙凤一听,顿时变了颜色,就给王夫人跪下了。之后,她用了好长篇幅来说明,这个绣囊如何不是她的。

通过这个事情,王夫人是要让王熙凤感觉到,你别耍小聪明,其实你一直都在我的掌控之中。王熙凤何等聪明,她马上就听明白了。

本来,薛宝钗没来之前,王熙凤堪称八面玲珑,她不但是贾母面前第一红人,在王夫人面前也挺吃香。可是薛宝钗来了之后,她跟王夫人之间的关系发生了非常微妙的变化。

虽然王熙凤是王夫人的亲侄女,可贾链毕竟是那边府里的。如果薛宝钗嫁给贾宝玉就不一样了,宝玉是自己唯一的亲儿,她当然愿意这个家由宝玉来打理。那么薛宝钗又是自己的亲外甥女。这样,贾链夫妇必定要后退了。

这件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所以王熙凤才在许多事情上逐渐想摆脱王夫人。而在处理林黛玉的事情上,贾链也是特别上心。

如今准备查抄大观园了。考验大家智慧的时候到了。

查抄大观园有一个三人团,她们是:王善保家的打头,王熙凤居中,周瑞家的善后。

让王善保家打头是王夫人的主意。一来是为了堵住邢夫人的嘴,二来王善保家的提到了一个人。她就是晴雯。

王善保家的道:“别的都还罢了。太太不知道,头一个宝玉屋里的晴雯,那丫头仗着他生的模样儿比别人标致些,又生了一张巧嘴,天天打扮的像个西施的样子,在人跟前能说惯道,掐尖要强。一句话不投机,他就立起两个骚眼睛来骂人。妖妖趫趫,大不成个体统。”

这话触动了王夫人的往事。于是马上问凤姐:“上次我们跟了老太太进园逛去,有一个水蛇腰,削肩膀,眉眼又有些像你林妹妹的,正在那里骂小丫头。我的心里很看不上那狂样子……”

王夫人看不上晴雯吗?其实在此之前她连晴雯是谁都不知道。只是因为晴雯长得像林妹妹,这才是王夫人憎恶的。而且这话还是对着王熙凤说。意思很明白。你以后少再把宝玉跟林黛玉往一块拉郎配。

至此,王熙凤基本算是快缴械投降了吧。不过,毕竟久经战阵,凤姐还有一大招,那就是以退为进,逼退第一强敌薛宝钗。

查抄开始了。王熙凤跟王善保家的说:“我有一句话,不知是不是。要抄检,只抄检咱们家的人,薛大姑娘屋里断乎检抄不得的。”

王善保家的顺口搭音:“这个自然。岂有抄起亲戚家来。”

王熙凤不让查抄薛宝钗。却直奔潇湘馆。黛玉本来已经睡了,然后凤姐直接走进来,按住黛玉不许起来,只说:“睡着罢,我们就走。”这个细节说明,凤姐跟黛玉很熟而且不见外。大家都知道黛玉是一个多心有小性格的人,可是凤姐带人来查抄,她居然一句反驳的言语都没有,这就是信任呢。

王善保家的在紫鹃的箱子里查出来一些宝玉旧时的东西,本来是如获至宝。结果凤姐说:“宝玉和他们从小儿在一处混了几年,这自然是宝玉的旧东西。这也不算什么罕事,撂下再往别处去是正经。”

事情就这么过去了。结果,潇湘馆也查了,算是清白了。

查抄自家,哪有那么容易呀。这不,探春首先就反了。惜春也犯了牛脾气。

结果呢,却是最老实的二木头迎春家出事了。她的首席大丫鬟跟人私通的事情被查出来了。王善保家的顿时给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司棋是她外孙女啊。

那么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呢?当然是审问一下司棋,绣囊是不是你表哥小潘的?要是司棋认账,这个案子就算结了。

王熙凤毕竟是王熙凤,明知可以结案,偏偏就是不结。既然不结,那么绣囊是谁的就始终是个谜。那么按道理说,这件事就必须还要查下去。查谁呢?都查过了,就剩下薛宝钗没有查了啊。

王熙凤铁下心把水搅浑,然后把战火往薛宝钗这里烧。没有办法,最后薛宝钗也来了一个以退为进,她搬出了大观园。

可以说,这一回合的较量,王夫人、王熙凤攻守兼备棋逢对手,薛宝钗步步为营不落下风,邢夫人贪功冒进自讨其辱,林黛玉在王熙凤保护下也算全身而退。最受伤的是谁呢?就是贾宝玉。房中死了一个晴雯,被撵走了芳官和四儿。

这场战斗,大观园中几乎所有人都加入了战局,而战局的焦点其实就是贾宝玉。大家杀了一个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经过这场战火硝烟,林黛玉也是感慨万千呢。不管怎么说,她没有被伤到也算是万幸。于是,在大观园已现凋零之相的时候,她居然还有心情和湘云联诗呢。

在这里,她说了两句诗,算是有感而发。古砚微凹聚墨多,事若求全何所乐。算是对这次大观园查抄的一种感悟吧。

............................END............................

百度百科TA说,历史领域特邀科普合作平台

聚合标签:
举报/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