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聚合资讯 >> 历史 >> 正文

再牛逼的肖邦也弹不出米芾的癫狂

2019/3/3 12:03:50 古墨社

古墨社

知古鉴今,唤醒中国文化自信!

古墨社

据说,英国有个可爱的老头叫“汤因比”,他酷爱中国历史,生于1889年的他说过一句非常著名的话:

若能借得“哆啦A梦”先森的时光穿梭机,我也会把去宋朝生活列为第一志愿,若你非要问为什么的话,那我就告诉你,因为大宋朝不光有令人称绝的瓷器丝绸,指南针这些震惊世界的发明,

01

他说东坡的字很丑

米芾和东坡是好朋友。米芾生于1051年,比东坡小14岁,东坡名动京师时,他还只是一个小屁孩。

想当年,东坡一家就占得“唐宋八大家”之三席,何等显贵,而米芾祖上是宋朝的开国大将,论文,他自然是拼不过东坡的。

但是,他有一个厉害的母亲,也就是神宗大BOSS的乳娘。BOSS曾念及于此,大笔一挥,给了米芾一个官职——秘书省校字郎,负责当时文献的校对,找错校错。

研究书法,东坡的字是无论如何也绕不过去的,东坡之书法被誉为“神品”。他的《寒食帖》更被后人称为天下三大行书之一。

厉害了,苏东坡。

再牛逼的肖邦也弹不出米芾的癫狂(8)

苏轼 黄州寒食帖(局部)

米芾也觉得东坡好厉害啊,日日刻苦研究他的字。但是,后来他却对别人说:

算你狠,米芾,可是你的书法还不是曾经得益于东坡的一些指点吗?

元丰五年(1082年),米芾经黄州回都城东京候补。当时的东坡正因为“乌台诗案”被贬于黄州做黄州团练副使。

米芾专程前往看望东坡,在东坡的雪堂里,他和东坡促漆长谈。东坡建议米芾学习魏晋人书风,尤以王羲之为主。

自此以后,米芾听从东坡的建议,潜心学习魏晋人之风,到处寻访晋人之帖,认真临摹,终成一家,与东坡、黄庭坚、蔡襄合称为宋书法四大家。

再牛逼的肖邦也弹不出米芾的癫狂(9)米芾-苏太简参政帖

02

他说原谅我一生不羁放纵有洁癖

米芾是个疯狂的洁净爱好者,有多疯狂?是可以和几百年后元代的另一名重度洁癖者倪瓒(倪云林)相媲美的那种,是无可救药的那种。

相传倪瓒因为有访客在他家咳嗽了一声,他便等客人走了以后,命令仆人把家中全部清扫了一遍,连门口的大树上的叶子也没有放过。

清洗家里算什么?米芾是清洗衣服。能丢官的那种。

宋徽宗时代,米芾已经官至太常博士,主要日常工作是负责主持朝廷祭祀活动大典。祭服属于国有资产,谁主持谁穿。米芾嫌别人穿过此衣服,便把衣服带回去清洗。宋朝属于火德,祭祀服装上有火焰纹样,他左一遍右一遍地清洗,结果把祭服上的火焰花纹洗没了,这还了得!

皇帝听说后非常生气,后果相当严重,立马罢了他的官。好你个米芾,你不是嫌弃皇家祭服不干净吗?我给你时间回家慢慢洗!

听说过无数罢官原因,因为洁癖而被罢官的,恐怕只有米芾一人吧!

他不光因为洁癖被罢官,他还因为洁癖而招婿。他的女儿到了适婚年龄,他屡为找个心仪的女婿而烦恼。

一日,一名姓段名拂字去尘的男子上门求亲,他一听名字便兴奋不已,当即决定要把女儿嫁给此人,因为他说名如其人,

好吧,我们都“原谅你一生不羁放纵有洁癖”。

米芾 春山瑞松图

03

他说我就是要为石头狂

某天风和日丽,你心情极佳,打算外出走几步散散心。突见路边有人对着一石头忽而喃喃自语,忽而兴奋得手舞足蹈,你会不会吓一大跳,以为遇见了疯子?

嗯哼,这个疯子就是米芾。

明末清初 陈洪绶 《米芾拜石图》

他对“灵璧研山”念念不忘,已经苦苦追寻多年而不得。成亲那日洞房花烛夜里,他夫人将传家之宝赠于米芾。

他一看,竟然是他苦苦寻找的“灵璧研山”,不禁大喜过望,当即把玩起石头来,直到疲惫处就抱石而睡,居然把新娘子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大BOSS宋徽宗也是个爱石之人,听闻米芾得此灵石,便邀请他入宫一起把玩,徽宗观后十分激动,屡次露出想占为己有的想法。

米芾一看这状态,不对啊,赶紧装醉吧,趁着宋徽宗不注意,一把从他手里抢过石头紧紧地放在怀里,死活不肯松手。

一日,米芾受任监中,来到府衙中任职,府衙里立着一块年代久远的石头,米芾一看见这块石头便喜欢得不要不要的。

他立即对着石头下跪,口中高喊着“石丈大人”。他的行为很快就传扬开来,城中百姓对于米芾这种疯癫行为很不买账,为人父母官怎能如此“不成体统”?米芾又一次被罢官了。

米芾 致伯修老兄尺牍

04

他说人生应该有个像样点的总结

米芾在江苏涟水当县令,任职期满,百姓听闻他即将离去,纷纷自发地来为他送行。

他再三嘱咐家人,,并亲自逐一检查,生怕家人不小心夹带了百姓们赠送的礼物,留有公家之物。

1107年春,米芾在任淮阳军知州时,似乎预感到了自己大限将至,他开始从容地安排起自己的后事,烧掉自己喜欢的字画,存放好喜欢的砚墨、石头等物,跟亲友们一一告别。

去世那天,他洗好澡换好衣服,嘱家人吃素焚香,举着佛尘说:说完,扔掉佛尘,含笑而去。

千百年后,有个诗人曾说:“岁月不曾饶过我,我也不曾饶过岁月”。即便别人笑我太疯癫又何妨,因为我也笑他人看不穿啊!

想加入古典诗词文学交流群?

聚合标签:
举报/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