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聚合资讯 >> 八卦 >> 正文

从“静”到“动”,《中国诗词大会》第四季让诗词和故事产生连结

2019/2/16 19:25:14 广电时评

从初一到初十,唯美的诗词大战似十场“诗词春晚”,让万家灯火团圆时多了花开四季的绚烂。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诗”不同。

春节期间,《中国诗词大会》第四季一如既往地引起了观众的好评与热议,不少网友表示“过年每天晚上都会‘蹲点’收看,追了几季节目,学到不少诗词”,主持人董卿的唯美开场词也备受热捧。

2月14日晚,《中国诗词大会》第四季正式收官,在最后一场堪称“神仙打架”(北大博士生陈更VS中科院博士生孙晓婧)的对决中,四度参赛的陈更以5:2的比分摘得冠军。回溯《中国诗词大会》带动的一波波“诗词热”,并非无本之木,而是经过不断升级酝酿而成的。

新年“新”诗意

在《中国诗词大会》第四季开播之际,节目嘉宾、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康震曾在接受采访时提到,“从风靡全国校园的‘飞花令’,到缩短时间的‘超级飞花令’,《中国诗词大会》不断在创新。第四季,在‘超级飞花令’环节中还增加了数字,另外‘你说我猜’环节也增强了节目的互动性。节目既高雅,又与生活相契合,这种努力和创新肯定还会进一步推进。”

从“静”到“动”,《中国诗词大会》第四季让诗词和故事产生连结

正如康震所说,不少看了节目的观众也有相同感受,《中国诗词大会》第四季在坚守弘扬传统文化内核的同时,做出了不少创新举措。在往季《中国诗词大会》中,“飞花令”一向是观众互动度很高的环节,在此前基础上,第四季节目创新增设“双字超级飞花令”,更是让观众大呼“更好看也更烧脑”。

第一期节目中,邓雅文对决肖异瑶的“飞花令”环节中,轮流说出了13句含有“数字”和“月”的诗句,不少网友表示“选手泰然自若、临危不乱,而我怎么一句都想不出来呢”,出色的表现也让13岁的邓雅文引起了观众的热议,“圈”了不少忠实粉丝。

另外,节目还增设“绝地反击”的自救环节,给首次答错题的选手以挑战复活的机会。该环节在“横扫千军”“出口成诗”等传统玩法的基础上,新增“你说我猜”互动答题:由嘉宾描述,让选手猜出诗句或词牌名,极大地提升了赛事悬念。

从“静”到“动”,《中国诗词大会》第四季让诗词和故事产生连结

除了内容环节升级优化,《中国诗词大会》第四季在赛程赛制、比赛题目、视觉舞美等方面都做出了不少创新性探索。比如将第一现场“百人团”划分为少儿团、青年团、百行团、搭档团四个团体,18岁以下的青少年选手人数高达53人,通过选手间的交流互动,放大传统文化对青少年群体的作用和影响;题型方面首次增加传统诗词在现实场景中的应用题,题库也首次按照主题分类;再比如将舞台以写意山水为基调,用“梅花”造型为核心元素设计360度一体环绕视听效果,以更加诗意的意境彰显中华文化底蕴。

“诗”入寻常百姓家

“在过去几个月的时间里,节目组走过了全国十几个城市的十几个分会场,从30万报名选手当中精挑细选了140名组成了本季的百人团和预备团。”《中国诗词大会》第四季伊始,董卿就抛出了这样一组数据。据介绍,在这140人中,有学生,有工人,有农民,有科技工作者,也有清洁工和保安。

诚如董卿在节目中所言,“诗词不仅仅是属于文人雅客,更扎根在千千万万普通老百姓当中,每个人都可以拥有自己的诗意生活。”在第四季节目的舞台上,参赛选手最大的71岁,最小的5岁,涵盖教师、飞行员、空乘员、工程师、出租车司机、个体会等33种不同行业。

从“静”到“动”,《中国诗词大会》第四季让诗词和故事产生连结(2)

“今年,我们更强调‘诗’入寻常百姓家。”早前,《中国诗词大会》总导演颜芳在采访中提出,《中国诗词大会》第四季就是要体现老百姓的诗和远方。为了真正让“‘诗’入寻常百姓家”更好地落地,节目除了在选手答题的过程中融入了选手的人生故事,让看似“高冷”的诗词和有“温度”的故事相结合,从而传递出平凡人的喜怒哀乐。

例如连续四期夺得擂主的年仅13岁的邓雅文来自河南洛阳。在邓雅文还未出生的时候,妈妈就对着肚子里的她念诗词。在邓雅文刚刚出生之时,每逢其哭闹时,听到妈妈朗诵的《春晓》《咏鹅》就立刻变得安静下来。一岁半的时候,邓雅文就已经熟背《静夜思》《早发白帝城》《登鹳雀楼》等十余首唐诗。

节目中的曹雪莲是来自北京自来水公司的一名普通员工,每天的工作就是查水表、抄水表。尽管生活被工作填得满满的,曹雪莲依然没有丢掉自己的诗词爱好,每逢工作间歇或者爬楼途中,她总会抽出时间来背诵诗词,或者跟随提前录在手机里的诗词反复背诵。

不仅如此,第四季节目还首次实现了将题库按照主题分类,分为节令类、咏物类(花草鸟兽类)、乡情类、亲情类、爱情类、友情类、英雄类等十多个主题,其分类标准很大程度取决于古诗词在日常生活中的应用频率。借助这样的方式,让古诗词文化更好地和百姓的日常生活产生“对话”。

从“静”到“动”,《中国诗词大会》第四季让诗词和故事产生连结(3)

“流动”着的诗词文化

“《中国诗词大会》是与大家一年一度的相约,今年已经是第四个年头了,我们携手走过了一个又一个春夏秋冬……”如今,《中国诗词大会》已走至第四个年头。四年间,《中国诗词大会》的成长显而易见:全网播放量从首季的500万次攀升至第三季的2.57亿次;豆瓣评分显示,每一季《中国诗词大会》的评分都稳居8.2分以上;前期参与选拔的人数从第一季的3万人增长至如今的30万人;#《中国诗词大会》#第四季微博话题阅读4亿,讨论68.8万……

从“静”到“动”,《中国诗词大会》第四季让诗词和故事产生连结(4)

将诗词搬上舞台,通过专家富有新意的解读,《中国诗词大会》正在一步步让诗词这一古老的静止的文化“流动”起来,焕发不一样的生机。

譬如杜甫的那首家喻户晓的《春夜喜雨》,以极大的喜悦之情描述了滋润万物的春雨,在《中国诗词大会》第四季的舞台上却被嘉宾引申出了新的内涵。“杜甫境界真的高,‘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一想到这雨能滋润万物,他就高兴。”蒙曼说道。随即,从“喜雨”出发,康震进一步阐释了蒙曼的解读——从“雨品”看“人品”。

与此同时,《中国诗词大会》还让更多的诗词爱好者从观看者转变为参与者。

节目中的赵华从达钢集团退休后,去到当地的一家超市当起了售货员。尽管十分忙碌,赵华仍然不忘“充电”:工作期间,她一边卖猪肉,一边背诵诗词;休息时间,她索性就到超市的楼梯间学习。经过四年的积累,赵华积累的诗词量从最初的100多首增加至800多首,最终闯进了《中国诗词大会》第四季的全国总决赛。

在《中国诗词大会》第四季第七场节目中,24岁的邢台女孩郑贵阳脱颖而出,闯入擂主争霸赛环节。作为一名空姐,郑贵阳常常在闲暇时间拿出随身携带的抄写了诗词的本子,背上几首。2018年,郑贵阳从数以万计的人选中脱颖而出,得以登上央视舞台。

从“静”到“动”,《中国诗词大会》第四季让诗词和故事产生连结(5)

“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正如董卿引用王安石《元日》的诗词所言,作为一档走至第四载的文化类节目所言,如何常做常新是创作者需要面临的一大课题。《中国诗词大会》第四季尝试在舞美、规则、环节等维度不断升级,并着重让古老的诗词文化和当代的日常生活产生情感连结,进而让观众从观赏者成为认同者和参与者,为同类节目的创作提供了些许借鉴。


 

 

 

 

聚合标签:
举报/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