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聚合资讯 >> 游戏 >> 正文

几位高中生做了一款“性教育”游戏

2019/2/16 1:16:54 游戏研究社

几位高中生做了一款“性教育”游戏

这几天,Steam上多了个免费的国产游戏,叫《自我性赖》。游戏下标着两个热门标签,一个是“色情内容”,一个是“冒险”。

但游戏内容,并没有往“喜闻乐见”的那个方向走。

几位高中生做了一款“性教育”游戏

在游戏开头,画面中的男女主角决定亲热,屏幕跳出两个选项,分别是“去买避孕套”和“不去买避孕套”。

“不去买避孕套”是错误选项,选之后不久女主就会意外怀孕。然后画面一转,一群高中生坐在一起,在屏幕里盯着你,认真地讲解为什么不使用避孕套是错误的。

几位高中生做了一款“性教育”游戏(2)

画面中出现的这些高中生都是游戏制作团队中的一员,而《自我性赖》是由他们共同制作的游戏,主题是性教育。

1

《自我性赖》的玩法基于互动式影片,游戏全程使用真人影像,出演人员均为制作团队的成员,玩家通过在剧情关键点进行选择来决定剧情的走向。如果玩家选择了错误选项,会有一段科普讲解;而全选对了,则会在最后被称赞是“绝世高手”。

几位高中生做了一款“性教育”游戏(3)

但即使当上“绝世高手”,也没有福利。制作者安志特意在简介里加上了“无色情内容”和“一款一点也不暴露的性教育游戏”,游戏内容也确实如此。但因为没有更贴切的标签可选,这款性教育游戏下还是挂着一个“色情内容”。

除此之外,简介里还有一句,是“我们承诺我们应该会每个月更新一集,毕竟我们学业压力也蛮大的”。

看过这句话的我,对这个制作团队起了兴趣,随即加上主要制作者安志的联系方式,得知了制作团队清一色的高中生身份。。

几位高中生做了一款“性教育”游戏(4)

2

《自我性赖》的制作团队均来自上海一所高校,他们平均年龄在16上下。安志年龄稍长,今年17,高二在读,他负责了《自我性赖》的大部分制作,包括游戏构建和素材剪辑。雪伦是游戏的女主演,其余团队成员也都是他们的同学。

而《自我性赖》的诞生,最开始只是因为这群学生想参加一场创意竞赛。但在现在,比赛结果其实已经没那么重要了。

2018年下半年,“中国大智汇创新研究挑战赛”(China Thinks Big)开始报名。这项竞赛由哈佛大学中美国际交流协作机构主办,面向国内高中生,十分知名,多被简称为“CTB”。

竞赛的主题是“解决一个当今社会问题”,官网上一句话很显眼,“你做过什么让世界变好一点的事吗”。

几位高中生做了一款“性教育”游戏(5)

2018年10月,雪伦在微信上给安志发了条信息:“搞CTB吗?”

他们决定参加比赛。雪伦和安志二人很快敲定了性教育这个题目,因为“觉得中国性教育落后”。

这种想法对他们而言,似乎是逐渐形成的。安志有时会看到女生因生理期而被嘲笑,或听说班里围绕“避孕套”和“艾滋病”的玩笑。雪伦更多是看到有关未婚先孕、性侵的新闻,“觉得离自己很遥远但挺扎心的”。

正巧安志玩过撩妹模拟器《Super Seducer》,他觉得这种表达方式很有意思,最终二人将游戏定为呈现主题的载体。

几位高中生做了一款“性教育”游戏(6)Super Seducer

游戏的构建完全由安志一人担当,这是他首次编写游戏,过程磕磕绊绊。他还为游戏自主设计了一套UI,其中有一部分素材是“淘宝上找的”。

而影片的拍摄和其他部分工作,则依靠着整个团队。他们一开始本来打算找演员出镜,但是找不到演员,很多成员又在外地,雪伦自告奋勇当了主演。我问雪伦,对出演这个题材是否有过担心。雪伦说当然,但是既然一开始提出来了,就要坚持做下去。值得欣慰的是,她的朋友们都很支持,就是长辈说她“在不务正业”。

长辈的话不难理解。但这群学生,确实是把《自我性赖》当“正业”做,而最终能做成,不仅竭尽这群16、7岁少年之所能,也得益于地利及人和。

在游戏前期准备过程中,他们为了获取更为严谨的医学知识,曾采访过两位复旦医院的妇产科医生,制作了一期视频来探寻性教育,但反应寥寥。这款游戏中的大部分医学知识,也经过了专业医生的确认。

几位高中生做了一款“性教育”游戏(7)

为了获得性侵相关案件的讯息,这些学生们还曾探访过一名检察官。为了保护隐私,检察官并没有向他们透露案件信息,但还是热情的接待了他们。

安志告诉我,他们的老师也致力于《自我性赖》的宣传,甚至在学校礼堂安排了演讲。安志说:“尽管那时候这事还没成呢,老师就让我上台讲”。而目前Steam里的评价中,有不少好评也可以看出是出自班中同学。

几位高中生做了一款“性教育”游戏(8)

我问安志,这段时间里印象最深的事情是什么。安志说,为了做这个游戏,他鼓起勇气,第一次走进便利店去买避孕套,结果还被店员开了玩笑。

3

2019年2月8日,《自我性赖》悄然上架Steam,因为游戏基本上算是零宣发,所以刚开始没什么动静,隔了几天陆续有几个媒体发了推荐,玩的人才多了起来。

昨天,安志在朋友圈转发了一条某媒体关于《自我性赖》的推文,配文却很愤怒,因为他在游戏发行前早就给该媒体投过稿,却因为题材敏感所以被拒了,“现在游戏火了,它却又自己发了”。

这个结果,很大程度上阻碍了游戏的发行。

在《自我性赖》完成后的上线阶段,安志寻遍多家游戏发行平台,却处处碰壁。

他一开始找了7家平台,有部分因为“题材敏感”给出拒绝,还有部分根本没回复,到最后只有TapTap和Steam愿意接收,但前者仍需要十分严谨的再审核。我看了安志和TapTap工作人员的聊天记录,TapTap方表示“这个题材太敏感了”,只能去除所有展示图片。

安志难过的是,他没想到会因为“这种理由”被拒绝。但好在《自我性赖》最后仍以完整版上架了Steam,并以去除宣传图的“素版”登陆了TapTap,不过目前还没有正式在后者上架。

游戏目前已可在Steam上玩到,在“色情内容”类别中很容易找到,挤在了一些擦边球拼图游戏中间。

游戏在Steam上有了页面后,安志在自己公众号的文章里感叹:“凭什么某些充斥着巨乳的策略类卡牌游戏能过审还能上推荐,我这么一款正能量的,有教育意义的游戏,全程啥都没露被套上了这些枷锁”,末尾配上了一段鲁迅的话。

我后来问安志,选择“性教育”这个带来限制的主题后悔吗。安志说他并不后悔,“因为选择是自己做的,无论如何只要自己相信是对的就好”。他告诉我这句话是艾默生作品《自立》(Self-Reliance)中的思想,也是根据这个给游戏起了《自我性赖》一名。

4

从前几天开始,《自我性赖》的玩家和评价逐渐增多,其中多见好评,也有些差评,但大部分人都会说它“尬”。

事实上,确实很难说它“不尬”。

因为想做成轻松、寓教于乐的氛围,他们在游戏中掺杂了不少常见的互联网热梗。但影片中学生们演技青涩、生硬,不时也有笑场,难免尬气四溢。

但在某种意义上,这成了游戏的特色之一。《自我性赖》的整体观感,就像在看稚嫩的孩子,在固执的做着自己心中正确的事。

也是因为如此,在目前游戏内容不完善,Bug多,甚至连退出游戏选项都没有的情况下,很多人给了好评。

也有一小部分人,是看到“色情内容”的标签进来的,在了解《自我性赖》的本质后,同样留下了好评。留下差评的玩家,也多点出一句“但立意是好的”。

和正面评价一同增多的,还有相关《自我性赖》的新闻。其中大多都将重点放于制作成员的高中生身份,一是“英雄出少年”的戏码人人爱看,二是这个年龄层的孩子做“性教育”主题的游戏一事显得“不正常”。

《自我性赖》的制作团队,年龄分布在16-17岁之间,这是一个本该正接受完善性教育的年龄,如今却在用青涩的手段,试图反施社会以教育,这确实“不正常”得引人深思。

安志告诉我,他上一次上生理健康课还是初中的时候,而且并没有课本。

2017年,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编写了一本《珍爱生命—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研发出版准备时间长达9年。教材在杭州的小学发放后,因为内容“大胆”,吓坏了部分成年人。一学生家长发博称“最后那几句我都看不下去了”,断章取义的图片也开始在网上流传,引起了很多争议。校方遂接到大量投诉,教材被无奈撤回——而这也不是国内性教育的首败。

几位高中生做了一款“性教育”游戏(9)

目前为止,无数少年甚至成人仍挣扎在一知半解的泥塘,他们用互联网上“色情内容”中的野生常识进行自我教育——尽管其中大部分都不正确。对他们而言,往事不会随风走,这从始至终的健康知识匮乏,或许会让其中一部分人抱憾终身。

2019年年初,网飞上架了美剧《性爱自修室》,主题是关于美国高中生的性教育,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都迅速积累了很高的人气,豆瓣评分高达9.1。片中关于“性”的内容直白、不讳,不少朋友看着剧中人坦然步入成人阶段,对片中开明的性教育观念表达了羡慕之情。

几位高中生做了一款“性教育”游戏(10)

最后,一位成员和我聊天时说到,他们当初选择游戏为载体,其实更多是因为好玩,最后证明这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确实因为玩家们的“宽容”,这款并不完善的游戏获得了大多好评。但事实上,给予“宽容”的,并不只有玩家。

 

聚合标签:
举报/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