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聚合资讯 >> 科技 >> 正文

英伟达沉没

2019/2/16 1:08:01 PingWest品玩

 

黄仁勋因此形容: 2018 年是“近乎完美的一年,以一个动荡的方式结束”。

英伟达沉没当英伟达正逐渐“摆正”自己的位置时,他的投资者们却仍然处在超高期待的惯性中不肯离开。

美国时间2月14日美股盘后,英伟达发布了表现糟糕的财报,但股价却在盘后大涨。

英伟达此前对本次财报预期的下调,使得这次 2019 财年第四季度财报虽然在各类主要指标上都大大低于过往表现,却仍然超出了分析师预期。而市场更是成功从中找到各种积极因素,推动其股价在盘后一度大涨近10%。

财报显示,2019 财年第四季度,英伟达营收和净利润都出现同比大幅下跌。这一季度营收为22.05亿美元,同比下滑24%,环比下跌31%,净利润5.67亿美元,同比大跌49%,环比下跌54%。

英伟达沉没

英伟达主动提前下调了营收指引,此前的公开信中,该公司将指引下调为22亿美元,让这次的表现略好于预期。

同样,虽然英伟达对新年第一季度的营收预期,仅仅“与前季度持平”在22亿美元,但也已经让投资者心满意足。而英伟达在财报电话会议上对新一年整体营收的指引也高于分析师们预期,据华尔街日报的数据,分析师普遍预计其新一财年的营收将下跌4%。

“我们对下半年很期待,考虑到我们现在的情况我对我们的预期很满意。而且,我对我们公司的战略更加满意。“黄仁勋在财报会议上说。在具体业务上,游戏业务营收为9.5亿美元,数据中心业务营收为6.8亿美元,均低于分析师预期。专业可视化业务营收为2.9亿,汽车平台业务营收1.6亿,来自IP和OEM的营收增长至1.2亿美元。

此次发布财报的同时,也公布了 2019 财年全年的财务表现:英伟达全年营收达117.2亿美元,同比上涨21%,创营收记录。电话会议结束后,英伟达的盘后价上涨 9%。

但即便如此,相比 2018 年 10 月的最高点 289.36 美元,英伟达的股价依然已经跌去了近一半。

英伟达沉没(2)

过去几年时间里,英伟达的 GPU 被用在人工智能、加密货币挖掘等非游戏领域,享受到了行业发展的红利,使其股价在三年内翻了 10 倍,甚至被称为“人工智能第一股”,但也受累于行业竞争和动荡,在 2018 自然年最后一个季度遭遇不少挑战。黄仁勋因此形容: 2018 年是“近乎完美的一年,以一个动荡的方式结束”。

英伟达沉没(3)

AI红利褪去

2016 年9 月,百度世界大会上,黄仁勋首次将英伟达称之为“一家人工智能公司”。这之后,黄仁勋多次在公开场合强化这一定位。

在人们的传统认知中,英伟达是一家做 GPU 的公司,主要业务方向是游戏和专业可视化,为什么和人工智能扯上了关系?这要从 GPU 的特性说起。

相比 CPU,GPU 为大规模并行运算优化,不仅适用于 3D 图像渲染,还可以用于高性能计算,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GPU 的性能都局限于游戏领域。

曾经在英伟达当实习生的格灵深瞳 CEO赵勇,在一篇文章中回忆:英伟达首席科学家大卫·柯克(David Kirk)2003 年就开始琢磨“把原来只用来作 3D渲染加速的 GPU 技术通用化……把丰富的 GPU 并行运算资源给开发者分享出来,那么每一个用户的 GPU,都可以变成一台上百核的大规模高性能计算机。”

大卫·柯克这一设想后来变成了 CUDA(pute Unified Device Architecture,计算统一设备架构),并且推动英伟达新研发的每一颗 GPU 都支持 CUDA。这些举措为 GPU 可用于人工智能计算埋下了伏笔。

2008 年,吴恩达发表了一篇将英伟达GPU 上的 CUDA 运用到神经网络训练的论文。2012 年,多伦多大学的研究员 Alex Krizhevsky 用两个英伟达 GTX 580 训练神经网络,并且把结果提交给全球性的计算机识别大赛,最终赢得大奖,带动了使用 GPU 进行深度学习模型训练的浪潮。

英伟达很快看到了 GPU 在人工智能方面的潜力,开始和 Google、IBM 等企业合作,让 GPU 加速器技术进入到企业级数据中心。

与此同时,自动驾驶也逐渐发展起来。 2012 年 5 月,Google 获得了美国首个自动驾驶车辆许可证。2015 年,大型汽车制造商开始认真对待自动驾驶技术。英伟达瞄准时机,自 2016 年 CES 起便开始推广其自动驾驶平台 Drive PX,往后几年不断升级。

英伟达在人工智能和自动驾驶方面投入的回报,逐渐在营收和股价上有所体现。

自 2016 年起,数据中心是英伟达增长最快的业务。数据中心业务营收在总营收中的占比,从 2017 财年第一季度(2016/02-2016/04)的 11%,提升到 2019 财年第三季度(2018/08-2018/10)的 25%,接近“现金牛”游戏业务营收的一半。

图片来自华尔街见闻

全球 500 强超级计算机中,有 127 个使用了英伟达的 GPU,同比增长 48%。当今世界上最快的计算机是美国能源部橡树岭国家实验室的 Summit,其 95% 的性能要归功于英伟达的 Volta 架构 GPU。

而自动驾驶业务受行业成熟度制约,增长较慢,但在 2019 财年第三季度也有 1.72 亿美元营收,占整体营收的 5%。

加密货币助推

除了进行可以加速深度学习运算,配备 CUDA 的英伟达 GPU 还非常适合用来挖掘特定算法的加密货币。

2009 年 1 月,比特币之父中本聪使用多核 CPU 挖出了比特币创世区块。2010 年 9 月出现了使用 GPU 挖矿软件,相较 CPU 挖矿能力大大提升。2011 年开始,GPU 挖矿开始走俏,矿工开始将多张 GPU 安装到一个集成电路板上。

用 GPU 挖矿的现象在 2017 年底 2018 年初到达高潮。2017 年 12 月份,比特币的价格飙升,重新激起了人们对加密货币挖掘的兴趣,直接导致 GPU 需求大增,最适合挖掘加密货币的高端显卡在市场上供不应求。

英伟达高端显卡GTX 1080零售价为 550 美元,但在第三方市场的价格超过 1000 美元。更夸张的是,在 eBay 和 Craigslist 这样的 C2C 交易平台上,二手显卡售价甚至比新卡建议售价还要高。

英伟达当时不得已出台了限购政策,每款产品单用户限购两张,并要求零售商将其显卡产品优先销售给游戏玩家,而不是矿工。

2018 年 2 月,英伟达公布 2018 财年第四季度的财报后,首席财务官科莉特·克雷斯(Colette Kress)在分析师电话会议上首次承认了加密货币对营收的贡献:(加密货币贡献的营收数字)难以量化,但加密货币占收入的比例高于上一季度。

2018年 5 月,英伟达在 2019 财年第一季度的财报中首次披露了来自加密货币的营收:加密货币带来了 2.89 亿美元营收,占其第一财季总收入 32 亿美元的 9%,高于分析师此前预计的 2 亿美元。

结合人工智能和加密货币来看:2016 年 AlphaGo 击败李世石后人工智能概念走俏、数据中心业务营收增长强劲,2017 年加密货币挖掘重新走热、GPU“一卡难求”,再加上占整体营收 5 成以上的游戏业务在 2016 年-2018 年表现强势,英伟达的股价在 2016 年上涨了近 200%,在 2017 年上涨了 81%,在 2018 年上半年上涨了 31%,并在 2018 年 10 月 1 日达到了顶峰 289.36 美元。

动荡的一个季度

危机往往隐藏在繁荣之中,英伟达在股价到达顶峰之后遭遇了一系列打击。

先是加密货币价格崩盘了。2018 年 1 月、3 月、11 月,加密货币的代表比特币经历了 3 次暴跌。2018 年 12 月底时,比特币价格在 3800 美元附近徘徊,较 2017 年 12 月 16 日触及的历史最高水平(约 2 万美元)下跌 80%。以太坊、瑞波币等其他加密货币均有大幅下跌,用 GPU 挖矿产生的利润,甚至还不够交电费。

英伟达沉没(4)

英伟达 2018 年8 月份公布的 2019 财年第二季度(2018/05-07)财报显示,来自加密货币的营收仅为 1800 万美元,和最初预估的 1 亿美元差距甚远。

加密货币价格崩盘的连锁反应,在几个月后浮现出来。2018 年 11 月,英伟达发布 2019 财年第三季度(2018/08-2018/10)财报,营收为 31.8 亿美元,净利润为 12.30 亿美元,均低于市场预期。此外,英伟达对下个季度的营收预计为 27 亿美元,同样低于分析师 34 亿美元的营收预期。财报发布当天,英伟达股价暴跌 20% 左右。

英伟达将财报不及预期的原因归结为加密货币价格崩盘,他们原来预估加密货币崩盘会让旗下 GPU 的价格跟着下跌,从而刺激游戏用户的购买。“但加密货币的跌势不像我想象中的快。我们库存产品的销量也就没像我想象中的那么快增长。” 黄仁勋在财报电话会议上解释道。

简言之,加密货币拉高的价格,还没有下降到游戏玩家的心理预期范围,很多玩家都持币待购,让英伟达的 GPU 库存压力增大。此外,流出到二手市场的矿机 GPU 也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游戏玩家对新 GPU 的需求。反映在财报上,第三季度英伟达游戏业务收入 17.6 亿美元,不及分析师预期的 18.9 亿美元。

让英伟达头疼的不止加密货币价格崩盘的影响,还来有中国市场和新产品。

2019 年 1 月 29 日,英伟达更新了 2019 财年第四财季财务指引,预计当季营业收入为 22 亿美元,较此前预期 27 亿美元下调 18.5%。

英伟达将业绩预期下调的原因解释为“经济形势的不确定性”以及“本季度最后一个月某些交易的拖延”,而“经济形势的不确定性”指的是中国经济形势放缓。此外,英伟达新的图灵架构高端 GPU 也销量不佳。种种因素作用下,英伟达当日股价大跌近 14%,市值蒸发 140 亿美元。

英伟达的数据中心业务也面临挑战。Google 已经发布了四款 TPU(Tensor Processing Units,张量处理单元),TPU 证明了 GPU 可以被 ASIC 专用芯片方案所取代。英特尔、AMD、高通等大公司都在开发自己的方案,还有一批野心勃勃的创业公司。在硅谷,人工智能芯片已经成为了新的创业热潮。

此外,芯片整个行业正处于低谷,英伟达也不能逃脱周期的影响。

在多个方面遇到问题的英伟达,开始失去部分股东的信任。2019 年 2 月 6 日软银公布消息,早在 2018 年 12 月就把旗下愿景基金(Vision Fund)的英伟达股票全部清空,价值 3980 亿日元。软银在 2017 年 5 月收购了英伟达 4.9% 的股份,成为第四大股东。三个月后,软银将这些股份转让给了愿景基金。

虽然经过多次股价回调,虽然被软银清盘,但英伟达在游戏和数据中心领域依然有优势,加密货币的影响也预计在下一个季度消除。正如危机往往隐藏在繁荣之中,低谷期也正是修炼内功、厚积薄发的好时机。从低谷爬上来的戏码,英伟达可上演过不少次。

(本文由玄宁和 Decode 共同完成)

 

.

 

聚合标签:
举报/投诉